财政经济

少小民族跨越发展的中国样板 云南基诺族脱贫纪实(2)

少小民族跨越发展的中国样板 云南基诺族脱贫纪实(2)

2019-07-05 05:56栏目:国内

  在1997年,巴坡寨的人均收入只有620元,只有少数几户住上了瓦房。如今,巴坡寨人,家家住的都是保持了干栏式建筑特色的小楼,私家小汽车已很普遍。

  旅游业在这里发展如火如荼。2005年5月,乡里通过招商引资,打造以“攸乐·攸乐”为主题的传统歌舞实景演艺,完善景区内基础设施,构建了“景区—山寨—博物馆—民族风情园”同步四点一线的旅游专线,吸引不少国内外游客。乡村旅游解决了巴坡村75人、全乡180余人就业,有26户农户在景区摆摊设点50余个,主要销售工艺品、民族服饰等基诺民族文化产品,实现户均年增收两万余元。旅游业的发展壮大,还激发了巴坡人承包景区工程项目、自办茶叶加工作坊、经营住宿餐饮的积极性,进一步拓宽了村民脱贫致富的路径。2018年巴坡寨实现人均纯收入13300元,高于全乡人均收入水平。

  这样一个人口少小民族、直过民族,产生如此巨变绝非偶然。

  1999年11月,国家民委和国务院扶贫办有关领导到基诺山乡调研,将基诺山乡列为扶贫综合开发示范乡。2000年4月,云南省政府在景洪召开现场办公会,确定对基诺山进行整体扶持,列入当地“两山”扶贫综合开发项目。同时,基诺山又被国家民委列为全国22个人口较少民族扶贫综合开发试点。一场力度空前的扶贫攻坚战在基诺山乡打响。2005年,国家民委等五部委又制定出台了《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再次将基诺族列入扶持规划。2013年,云南省重点实施“3121”工程,又把基诺山乡作为示范点重点帮扶的乡镇。终于,基诺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山乡面貌发生重大变化,经济社会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

  郑晓云教授在基诺山坚持跟踪调查研究了37年之久。在他看来,基诺族和基诺山区在过去40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总结起来最重要的就是党和国家的关心,社会各界的扶持帮助。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发展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社会、经济发展等方面,基诺山的辉煌成就都凝聚着来自各级党委政府和外部社会的大力支持。没有这些支持,是没有今天基诺山区的发展成就的。

  当记者问到,为何这些年基诺族大学生、作家、各级领导干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等层出不穷时,郑晓云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教育的发展改变了基诺族几代人。基诺族人民热爱教育事业,学生勤奋好学是远近闻名的。1985年,我在景洪市第二中学做调查时发现,当时的几个初中班级中,基诺族学生的成绩都名列前茅。从1965年开办第一所学校,到80年代不仅普及了小学及初中教育,而且有了本民族的大学生,到1991年已有了基诺族大学毕业生36人,这都是历史性的进步。基诺族中成长起来一批批优秀人才,他们的带动对这个民族的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

  多年来,基诺族乡全面营造“教育为本、教育优先”的教育氛围。比如,出台“升考奖优办法”,鼓励基诺学子努力学习,绝不让一个学子掉队,2014至2017年共发放24.64万元的升学奖学金,受益204人。仅2018年,全乡就投入教育补助210.08万元,在教育基础投入方面,正在兴建基诺乡中心小学环形塑胶田径场,总投资300余万元。

  在长期研究基诺族发展的专家学者们看来,科学技术的推广也是基诺山巨变的重要原因。基诺山区近几十年来,经济所以能发展较快,不论是砂仁、橡胶种植,还是茶叶加工的提升改造等,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和对群众的技能培训。

  此外,基诺族被认定为一个民族之后,从中央到地方,从云南省到西双版纳州,各级政府部门还高度重视基诺族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认定了基诺族的传统节日特懋克,投资近千万元建成了中国基诺族博物馆,使其成为传承民族文化的重要平台。基诺族的民族歌舞、服饰文化、饮食文化等也都获得了传承,认定了一批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和非物质文化项目,在政府支持下进行传承保护。还有一批专家学者在长期从事基诺族的研究工作。

  以巴坡寨为例,2009年被列为人口较少民族示范村,云南省民委和州、市民宗局投入100万元,兴建文化室、篮球场、垃圾池以及村内道路硬化等基础设施。2012年,云南省民委又投入70万元,打造提升基诺族特色村寨。2015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基诺大鼓舞”传习所在巴坡村正式成立,还培养了一个国家级基诺大鼓舞非遗传承人。

  2017年,巴坡寨获批“最美乡村农村新业态示范建设项目”,得到投资约400万元,用于村寨大门、村内绿化美化、公厕、文化长廊、商业亭、旅游标识系统等项目建设。

  基诺族整族脱贫的思考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